五代《歌手》见证大陆音乐节目兴替!

从素人挖角到大腕出演,大陆音乐类节目的製作不断进化,因而在综艺节目的红海中厮杀出线。2016年有超过30档以「音乐」为题材的节目轮番上线播出,刚落幕的《歌手2017》也算是见证了这一波从素人到大咖的大陆音乐的质变过程。

基于成本考量以及拉拢观众间的距离,「素人节目」几乎是所有音乐节目製作的根本,也是最快速吸睛的方式。2004到2007年间的《超级星光大道》、《超级女声》和《快乐男声》因而成为杨宗纬、萧敬腾、李宇春、华晨宇等当今一线歌手的出道平台。但为了避免素人潜藏的高度变数,节目製作也开始转向那些有收视保证的当红艺人身上,并在确保鉅额赞助的情况下,邀请鲜少出现在小萤幕的天王天后,现身于群众面前。

两岸三地通吃的文化熔炉

说《歌手》是大陆音乐节目当中的代表性作品一点也不为过。为了讨好各地收视群,《歌手》参赛者来自两岸三地,一来让许多海外观众和年轻人开始认识对岸大腕级歌手以及他们独特的演唱风格,二来又能透过香港歌手别出心裁地文化与粤语歌连结去理解当代文化。此外,作为华人乐坛中坚份子的台湾歌手,以及韩国歌手加入赛事,都让这个留着韩国血统的音乐节目,在大陆开花成为一个文化大熔炉。

▲第一季《我是歌手》亚军林志炫,恰恰好就是这套节目早期的铁肺风格代表人物。

湖南卫视年初开播之际曾夸下豪语表示,《歌手2017》是个「立足华语乐坛,放眼全亚洲」的节目。的确,出道时期立足台湾的华语天后李玟终于在上一季打破「冠军皆留大陆」的传闻获得后冠,这一季则由香港歌后林忆莲延续女力霸业,从第一轮〈不必在乎我是谁〉到李健直呼难度係数3.0的〈蓝莲花〉,难以挑剔的话题与唱功,让这条歌后之路走得特别顺畅。

▲决赛阶段和阿妹合唱的〈也许明天〉,着实是歌后互飙歌艺的极致。

潜力股新声的重要推手

然而,除了有明星光环加持,《歌手》近年的重要创举更是打磨那些潜力十足但少被闻问的歌手。像去年找来韩国的黄致列,虽曾是许多偶像歌手的老师,但走向幕前的路却不算顺遂,幸亏是《歌手》让他从大陆红回韩国。此外还有应届参赛者哈萨克青年迪玛希,不谙中文的他凭藉唯美的绝妙高音演唱拿下亚军殊荣,不但打开他在大陆的知名度,节目本身也在哈萨克当地引起话题。

▲让人灵魂出窍的超华丽高音加上斯文俊美的外貌,人称「进口小哥哥」的迪玛希若不是在《歌手2017》崭露头角,还真不知道哈萨克也有此等小鲜肉。节目中曾挑战过张学友的〈秋意浓〉(原曲/玉置浩二),听了让人如癡如醉~

清新文艺曲风逆势崛起

从流行唱腔到传统演唱,当然也有歌曲类型从大众到小众的趋势。清新文艺路线开始走上赛场,诸如《超级星光大道》的徐佳莹和《中国好声音》第一季冠军梁博都曾在这个舞台上活跃,也让总是不断上重鹹大菜的《歌手》终于有了解腻的清粥小菜。

▲因「禁韩令」改名为《歌手2017》的《我是歌手》,舞台风格也从观众热爱的铁肺路线,延伸到清新文艺风。上一届以第六名收官的徐佳莹选唱宋东野〈莉莉安〉、苏打绿〈我好想你〉等歌,都为长年来为人诟病的洒狗血节目风格增添一丝柔中带刚的态度。

《歌手》的製作应该是湖南卫视最成功的一套作品,除了见证团队有创新製作的能力,观众的喜好也愈抓愈準。面对娱乐性不断提高的音乐节目製作,湖南卫视拥有更多可以操作的资源,并且在煽情之余仍保留歌手潜藏的本质。搭配话题推出的合作舞台不但将歌唱节目热潮推上另一波高峰,更让人看到不同世代与特色的歌手,相互激荡的火花。

【撰文/艾利斯】
​【编辑/DJ PHOEN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