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1日,领队吴德威在面对高市府发出味全确定主场新闻后,强调一切尚未定案,并抛出『双主场』议题,且明确点名考虑对象包括天母、嘉市、澄清湖三地,皆有可能成为新主场的所在地。

『属地主义』在原有四队各据山头的情况下,味全实难找出破口,在某一地同步在地化经营球迷,此时的双主场制很明显才是最大效益。问题在于,那该怎幺配对?

日本火腿斗士队在2004年将主场移往北海道,成为当地第一个职业球团,并保有部分场次留在东京与道东的地方球场进行。在此之前,火腿与巨人共用东京巨蛋球场,且都内还有养乐多燕子在神宫球场,彼此瓜分球迷本就不利球团永久经营。此一模式正巧是味全可以参考的方向。而笔者认为理想的比例如下:

赛程比例       6 :  3  :  1

比赛场地( 嘉市:天母:斗六 )

场地评比      C    B    B

被点名的三地当中,硬体设施最完善(被评为A级)就属澄清湖,不需大规模改建,同时,高雄都会的人口数也是优势之一,但不争的事实是,这里曾经画下两支球队(LA NEW及 义大)的休止符。无论原因在于票房或经营不善,这里都存在着商业营运的高潜在性风险。

那另存的嘉市和天母各有什幺优势呢?

危机就是转机,这句话应用在嘉市球场一点也不为过,就场地条件而言,评为C级简直不敷职棒使用需求,但它却是三地中唯一适合重新规划后,进行翻修与扩建的球场。想必许多人不解为何捨弃现成不用要另行规划呢?其中原因便是同质性太高。

全国的球场外野皆成典型的半弧形,最多就是各自有几英尺以上的距离差距,在LAMIGO将上层看台下方装上环状LED墙后,台中兄弟、台北富邦也迅速仿效,使得球迷进场看球的环境越来越相似,从未出现如红袜主场的左外野高墙或天使球场的人造山水景緻。在不是第一就要唯一的商业策略上,味全需要在主场上有所创新,不同于以往的设计,嘉义市棒球场位处嘉义公园旁,若是在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不仅在内外野草皮与排水上得以改善,外野腹地的扩建可能性也大大提升。

此外,可循过往中信鲸模式(与嘉大合作) ,味全在选秀会中选了不少南华大学身分的选手,若是选择嘉市为第一主场,可在相互交流上透过南华体系向下觅材,职业球团的资源(队医、防护员、大数据人才)也较能够分享在合作伙伴上。

再者,就地理位置来说,嘉义南北距离适中,离球团早已选定的二军基地斗六球场也近,大可避免发生因球员更替而早上打南部二军晚上打北部一军的怪事发生。

有着『周末条款』的天母球场,似乎没人看好它能雀屏中选,但现实条件中,双北地区的消费力与老味全球迷的集中地,在在吸引着球团在经营策略上的目光,因此,做为第二主场当然不为过。

不用承担平日票房的压力,就投资价值而言,天母算是高报酬的经营环境。在川崎宗则加入后,争取外国球迷的开发性也已突显,无论是与旅行社端合作,还是透过社群行销在台日人,将天母赛程搭配日本性质活动安排,都是将饼做大的无限可能。

中职球队一年60场主场,若依笔者前述比例分布,则嘉义36场、天母18场、斗六6场,在各项考量上,都比压单注高雄来得理想。

附注:封面为12年前兄弟与中信之战,用智障型手机拍摄下的古老照片